isn't a bad thin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欢迎一切讨论,一切回复,一切提问和回答
属性↓
混乱邪恶自拆逆,点赞狂魔不更新
杂食杂食杂食,是dd
也可以理解为组合向爱好者
热爱瞎扯,什么都不会干
一直在潜水,还没弃过号
这博客里黑历史有,而且有很多!被闪瞎眼的话概不负责

【EVA】记一次送别

一个不能再跑偏的命题练习


电影放到半中央时,B突然站起来,握着手机去了厕所。四分钟后,B揣着口袋匆匆回到座位上。“我要走了。”B说着,就要扛起座位上的公文包。

A抬起头惊诧地看着B。“可是电影还没结束!”A压低嗓子喊道。A听到自己的声音里有不可置信,还有零星的恳求。B高大的身形被A拽住,立在过道旁,荧幕上映出一个晃动的黑影,第19排、第20排的观众喉咙里都发出一声忍耐不住的单音。A的脸映在荧幕反射的光下,显出一点愤怒和不知所措。

“这太突然了,我是为了你才买的电影票啊!”A忍不住提高了声音。B把手放在衣服上,一根根掰开了A拽在上面的手指。B的神情遮在镜片后面,就像A一直以来看到的那样,权威而不容置疑。“时间提前了,我必须现在去机场。”B说,向影院的黑暗里匆匆离去了。A留在座位上,明暗和彩色的光在A脸上交替照射着。

“不要走!等一下,”影院的音响里传出人声,还有背景音乐。观众们舒心地陷在座椅里。A双手支在并起的双膝上,紧抿着嘴,低下头去。A身旁的座位已经空了,右边扶手上还放着几乎没动过的爆米花。荧幕上0小姐回过头来,眼中印出2小姐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样子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.....给我站住!听好了,我有话跟你讲。”

A想站起来离场,犹豫了一会儿,又坐了回去。A抿着嘴伸手,尝试拿了一个爆米花。平面影像的2小姐叉着腰。2小姐向0小姐大喊:“我最讨厌你了!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还用问吗?”2小姐气势汹汹,“我讨厌你这样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。我讨厌你的面无表情。我讨厌你说话时不容置疑的腔调。讨厌,真讨厌,每次活动都第一个缺席,你是多想彰显自己的高高在上啊?”

“你最讨厌了!”

“永远缺席的人!”

2小姐一步步逼近0小姐。A攥着手里的爆米花,爆米花粒被捏碎在手心里。“你什么都不管不问,”2小姐几乎要贴到0小姐眼前,“只是为了装清高吗?还是为了表示你根本不需要他人,不需要我们,不需要我的存在?”

“说话啊!”2小姐大吼,“回答我啊!不要那样看着我!!”

“缺席的不是我,”0小姐眨了眨眼。

“......什么?”

“每次活动,第一个缺席的不是我,”0小姐说。0小姐在荧幕上退了一步。“第一个缺席的是你。我缺席,你也一样。你经常退却。每次集会,你都参加了,但你很早就会走。你没有完整参加过一次活动。”

风的声音,还有2小姐讶异的表情在电影院里流窜。A盯着荧幕。A的手指松弛了一点,爆米花的残渣扑簌簌掉下来。“你讨厌我,”0小姐说,“没关系。就要毕业了。你可以不看到我。”

“......你果然很惹人厌恶。”2小姐维持咄咄逼人的姿势愣了一会儿,突然猛地一撇头,长发在空中甩出一个弧度。风打在2小姐身上,也打在0小姐身上,她们的头发在风中拂动,两件水手服被夕阳晕成桔红色。两位小姐在风中站着,沉默了一会儿。“我是不会如你愿的,”2小姐说,“就算毕业了,我还是要来找你,找装模作样、和我的老师不清不楚的那个女人,还有那个天天和你黏在一起的笨蛋。”

0小姐静静地看着她。2小姐把胸前的散发拨到肩后。“除了我的男老师以外,世界上尽是些讨厌的人。”2小姐神色平静,“但要是没有讨厌的人,就没人能衬托出我有多么厉害了。因此,讨厌的家伙是必要的。你们这群人全都令人讶异地笨,是我需要的类型。我会来找你们的。”

下课铃就这样响了起来。天台上,2小姐和0小姐看向远处夕阳的方向。“好了,我正式毕业了,”2小姐舒展了一下腰腹,“我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。那么,再见。”

2小姐拎起背包,毫不留恋地转身下了楼梯。风声在天台上呼啸,大荧幕上,0小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2小姐。她张了张嘴,轻声说:“再会。”

荧幕变暗。

制作名单随着灯光亮了起来。观众们一个个打着哈欠,开始离场。人和人挤挤挨挨地,往座椅的两边走,A为了避让人群,努力侧过身去。最后一个人勉强挤过两排座位的缝隙,A的胳膊肘被撞得一弯,一大桶爆米花都洒在了地上。等到制作名单都放映完了,A还留在座位上。爆米花在绒毯上停留,A只是看着,脸上没有表情。

隔着一排座位,A听到有人问:“我帮你把洒掉的东西捡起来吧?”

“......啊,好的,谢谢。”A像是突然惊醒一样,站起来,又蹲下去。A机械地捡着爆米花。一颗,两颗,都像堆沙丘一样堆在桶里。对面的人也蹲下来,和A一起捡。A听到那个人问:“你一个人,吃得掉这么多爆米花吗?”

“这个本来是和我父亲一起吃的。”A说。A慢慢地捡着。“我一个人吃不完。......其实,我根本就不吃爆米花。就算不洒,这一桶也是要倒掉的。”

那个人静静地看着他。

A像还想说些什么一样,捡起爆米花的手停顿在半空。“但我的父亲抛下我走了,”A说。A凝视着地毯,爆米花桶,以及沙子般金黄的爆米花。A和母亲一样的蓝色眼睛与那半桶爆米花对峙。然后,毫无预兆地,眼泪从那双眼中涌出,大颗地滴在地毯上。

A低下头,大哭起来。





评论(3)
热度(10)
© bewildere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