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没堆啥东西了,我的良心滚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属性↓
混乱邪恶自拆逆,点赞狂魔不更新
杂食杂食杂食
热爱瞎扯
什么都不会干
这博客里黑历史有,而且有很多!被闪瞎眼的话概不负责

【存档】一篇码出来很喜欢但暂时没有时间写完的文

等有时间一定把这个以前写的短篇填上QWQ

本来可以当成原创但是写的时候满脑子喻黄喻

架空,一篇喻队和黄少全程未出场连名字都没有出现的文
所以不存在o不ooc这种事情
立意大概是“他们却把英雄当成传说”这种

《两百年传说》

我往地上敲了敲手里充当权杖的白木棍;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棍子被我掸去了灰尘,露出屋外白雪翻飞的颜色。悄悄换上的贵重衣服是我和同伴从父亲衣柜里偷出来的,因为不合身,衣摆都长长拖下了地,我一边等待着同伴的信号,一边又担心它会把我狠狠绊上一跤。

茅草屋的门外迟迟没有响动。我坐在凳子上,趁着这段时间认真理了理手上的手链——尽管它只是我们临时串出来的,无法替代传说中的珍品首饰。就在我理到第十五颗珠子时,我听到门外传来三声敲门的闷响。

我压低声线,略微拔高声音:

“是谁在我,一城之主的门口不停地徘徊?”

“抱歉打扰您,敬爱的城主殿下,”同伴的回答从门外传来,“但我有事需要见到你,并且与您相谈。”

门外风雪的怒吼泄进家门,导致他的声音听起来飘摇不定。我踮脚打开门,同伴立刻迫不及待地钻进了屋里。我不满地警告他:“传说中的旅行者可不是这么做的。”

“我也没在传说里见过像你这么小的城主。”他立刻反驳回来,声音带着怨意。我生怕这次游戏扮演演变成又一场骂架,赶紧开始朗诵自己的台词:“你不是我的子民,来访者。你前来此地,是为何事?”

来访者拨了拨头上的假发。那是传说所歌颂的旅行者的发式,沾上雪花的“发丝”微长,是长途跋涉所带来的疲惫痕迹。由于我们的材料缺乏,这顶假发是用马尾巴匆忙编成的,因此显出不符传闻的乱糟糟模样,同时又散发出淡淡的金黄色。旅行者的头发按照传闻应该“在风雪中穿梭过而像一轮沾着雪沫的太阳”,如若它真是眼前同伴的糟糕样子,我想我恐怕无法苟同这段描写。

“城主殿下,我远道而来,是为了拜访并前来投靠您的城池。”他拍掉自己身上的积雪,我觉得他过会一定会抱怨他在冰天雪地里所站立的漫长时间,“我是一名无所居的流亡游人,而我在旅途中曾经听说过这座您所掌管的冰雪中的城邦。传闻这里是和平与富饶之地,虽然冰雪漫天,但臣民安和,君王有为。那时我便开始对您的土地无比向往,甚至曾发誓一定要长居此地;今日我终于抵达这里,所以请您允许我成为您的子民,并且永远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。”

“从未有心无杂念的人来到过这里,旅行者,”我说,“曾前来此地的人无不是有所需求。你该怎么让我相信你的话呢?”

同伴试图挤出高傲的笑意,可惜似乎不太成功:“请相信我的来意,城主殿下;我绝非不怀好意,而我既然来到贵地并决心辅助您,必然会拿出十二万分的诚意证明我所言非虚。”旅行者掩饰不住自豪地抬起头,“实不相瞒,我在踏上流亡旅途前曾在管理军事与城池上有过些许作为。若您信不过我,大可以试探,但是请您相信,我是诚心前来这座冰雪之城的。”

悲伤的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然后半年过去了
然而我的填坑计划越排越多这玩意根本排不上x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打个手稿再码字 手机码着根本没手感_(:_」∠)_

评论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