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sn't a bad thin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欢迎一切讨论,一切回复,一切提问和回答
属性↓
混乱邪恶自拆逆,点赞狂魔不更新
杂食杂食杂食,是dd
也可以理解为组合向爱好者
热爱瞎扯,什么都不会干
一直在潜水,还没弃过号
这博客里黑历史有,而且有很多!被闪瞎眼的话概不负责

短小的日常摸鱼

觉得每个月不发点什么就方的我

非常短小的片段【? 听着b站上伊双子水之都的人力手痒码的,练练笔的东西

费里西安诺曾经在清冷的清晨起来过,他换上平日里的园丁衣服,去吻那些沾着沉甸甸露水的玫瑰花。他曾经看着天光从威尼斯的花田那头升起来,涂着大片胭脂红的朦胧晨曦很暗,好像空无一人的辽阔玫瑰花田爬上了山脉这个巨人的肩。那个时候往日忙碌的花田是没有人的,所以费里西安诺可以一朵一朵地捧起他的花细看;他托起花萼的手指并不精致,那是一双被花刺和园艺剪刀磨得粗糙且密布瘢痕的园丁的手,却正是它们让漫山遍野几亩的玫瑰变得烨烨生辉。是的,他曾经用它们提起沉重的裤脚,步过威尼斯浸满河水的街道;他曾经以他们作为工具,接过赖以生存的揉旧的金钱。他是这个水之国度最不稀缺的普通国民,他为了生存做过那么多不愿做的事情,这些人拿着面包,就像富人拿着真心一样小心翼翼。但现在他的手是解放的;在这个沉在茜色与红阳里的清晨,费里西安诺用他的手掌盖过每一片花瓣,昏暗的晨光照在园丁弯下的腰上,这是他在繁忙且无法思考的日子里唯一能做的满心欢喜的事情。这是这片花田和他定下的秘密的约定。

评论
热度(3)
© bewildered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