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没堆啥东西了,我的良心滚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属性↓
混乱邪恶自拆逆,点赞狂魔不更新
杂食杂食杂食
热爱瞎扯
什么都不会干
这博客里黑历史有,而且有很多!被闪瞎眼的话概不负责

ubw/hf/非fate线的世界线

这种前提的士剑

卫宫士郎常好奇,阿尔托莉亚之于他究竟是怎样的存在。她像是星辰却又触手可及。她触手可及却又遥远如星光。她是他命运中的一部分、又与他毫不相关,从不列颠海岛一直到东方的尽头没有他们曾相遇过的地方。圣杯战争还未结束时,卫宫士郎在深夜常常睁眼思索,从隔壁传来的呼气声很轻,同时响到让他无法入眠。

他无法忘记那双出现在梦里的眼睛。那不是属于人的双眼。亚瑟王的眼睛更像是海水,像祖母绿,像一切无机质的矿物,或是剑栏荒原上四散的青色布片。从那之中他看不到生机。她的眼神里包容了一切,唯独没有包容这正发生在暖冬里的梦境。在那晚,当士郎从她的回忆中惊醒后,他便难以再次入眠。他轻手轻脚地铺好被子,在走廊边上坐下来。

阿尔托莉亚像是从未睡着过般,推开门跟上了他的脚步。今夜没有月与星光,士郎坐着,单纯出神地看着庭院,然后那梦中的王也跟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。

卫宫士郎侧过头,看向阿尔托莉亚。她的眼帘半垂,那双眼正同星辰般黯淡。

那一夜他们没有说话。那是个无言的夜晚,但卫宫士郎觉得他们的交流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多。他们如沉默的人造物般并肩坐在庭院旁,直到第二天的太阳照在他们身上。

而等到很久很久以后,卫宫士郎才发觉,这已是他与阿尔托莉亚之间所达到最近的距离了。

评论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