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没堆啥东西了,我的良心滚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属性↓
混乱邪恶自拆逆,点赞狂魔不更新
杂食杂食杂食
热爱瞎扯
什么都不会干
这博客里黑历史有,而且有很多!被闪瞎眼的话概不负责

充满七八十年代乡土气息的枪+弓

友情向的毛头小子们

是鱼,并且是一条又红又专的鱼(?)

 

卫宫在田里找到库丘林时天已经擦黑了,星星没精打采地挂着,晚风送来点麦田的气息。库丘林蹲在田垄上头叼着根烟,半黑的天幕下,烟头上的火星一明一灭闪着光。卫宫找了块地也坐下来,状似随意地问他:"又被驳回了?"

"又被驳回了。"库丘林不想转头看他,视线死死盯着田地那头,像是能把天幕盯穿个洞。"言峰和间桐脏砚那群老古董死也不同意引进新的脱谷机,硬是要继续用那批老得快生锈的设备,说什么旧的总比不靠谱的好。真是,亏得我还自掏腰包,专门跑进城搞了台新机器给他们演示,早知道这样我就拿言峰的钱去买那台铁疙瘩了。"

他心疼地摸了摸口袋。卫宫从鼻腔里"哼"了一声:"我早跟你讲过他们不吃这一套,你还屁颠屁颠地跑进城跑出城,真是有够蠢的。你这么搞,注定是白忙活。"

"老子现在不想跟你吵,否则我一定会把你打到满地找牙。"库丘林伸了个懒腰,若有所思地看着丰收的麦田。他的额发被风吹乱了,翻飞着的发梢蹭过年轻的脸颊。"要我说,这时代就是个夹缝的时代,新的和旧的混在一起,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好的、哪个是坏的。我们这些人呢,也是在夹缝里的人,整天被夹缝挤得喘不过气来,总是闷得慌。"他狠狠吸了口烟,又把烟头在土里摁灭,"我是想把新的东西引进我们这儿来,可惜这条路貌似行不通,还是得换条路子。"

他在晚风中沉默了一会儿,半晌没听到卫宫说话。库丘林转过头去看他,却看到卫宫面无表情,左眼上的一圈淤青正直直冲着他。库丘林一下子没绷住,乐了:"你上哪儿搞来的这道伤?"

卫宫依然面无表情:"去贿赂地主家的傻儿子时被打的。"

"地主家的傻儿子?"库丘林疑惑地重复着,"间桐慎二吗……"他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的含义,红色的眼瞳渐渐在夜色中亮了起来。"间桐慎二……我靠,卫宫,你搞定脏砚那个老头子了啊!你说服他了!!!"他一下子从土埂上跳了起来,几乎要握住卫宫的肩摇晃,"你是天才吧!!!"

卫宫依旧一脸淡漠,眼圈上的淤青明晃晃地挂着:"现在还想把我打得满地找牙吗?"

"怎么可能!"库丘林稍微冷静了一些,又坐到田垄上来。他打量着卫宫,笑得露出半颗犬牙:"小子,虽然你有时候真的挺欠揍的,但是这回得好好谢谢你了。"他抬起头向后靠去,看着满天的星光。"我觉得,我们一定会带着所有人挣脱这个夹缝。"他带着志在必得说,"这将是属于我们的革命!"

 

评论(5)
热度(16)